抒情散文代写:手把青秧

代写1 216 0

爷爷在世的时候,常常会对我说一句话:“我一生做过很多事,但最满意的只是作田。”那时我记得我好象很不屑于这样一句话,总不理解他为什么这般留恋当农民的生活。我只是记着,小时候每到春播或是秋收时节,我印象中的爷爷家里人多,很忙,爷爷和叔叔们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要出门拔秧苗,然后回家吃早餐, 再带着一些堂客们下地插秧。我看见年长的堂姐总要沿着线插好一行一行秧苗,然后再在一行一行的倒行着往中间插秧。这是我儿时最深刻也是仅有不多的记忆。      我要承认,我的父亲不是农民,我的母亲也不是农民,我更不是。说白了,我顶多只是农民的后代。所以我身上的阶级情怀使得后来离开流沙河老家时,便再也没有仔细去看插秧了。人生唯一次自己下田去插秧,是我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父亲为了励志教育,把我赶回流沙河草冲山林村老家,要叔父们监督我插秧, 说是不插好一亩秧就不准回家。那时,乡下田中的水异常的冰冷,早晨醒来,想到要下田去, 还真有些不愿意,这时爷爷开口说了,熬一熬就过去了,下了地,水就不冷了。 励志教育的那些日子记忆是最清醒的。即使后来我再也不要下地,只要偶尔经过农田看到插秧,就明白又到了播种时间了。望着田里弯腰的、蹲着的插秧人,我总在想:田里的水很冷,做农民真的好辛苦,我不要这样的生活。




图片1.png

有时候,人的感觉真的很奇怪,仿佛是穿透灵魂般的深刻,始终无法忘却。我通过插秧人 ,不由自主的记起了2002年刚大学毕业在宁乡环球电脑学校初中部教学生语文课的那个冬天, 那天一个学生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整饭碗掉在地上,他拿扫把一扫,一碗饭自然的进了垃圾桶。我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咯噔了一下,一股莫名的念头便涌上心头。便在上作文课的时候,问了全班的学生一个问题,看到白米饭倒在地上要如何处理?几个学生说:倒了,不就是进垃圾桶?我摇摇头说:“不应该这样。” 许多学生自以为聪明地说:要捡起来。顺便还整齐的背了一首“粒粒皆辛苦”的诗。看到我仍旧还在摇头,学生们不再发表看法。当时我为人师,冠冕堂皇地说了一些至今让自己都感到脸红好笑的话来:都不是。你们如果真这样做,很多人会觉得可笑。但是我对白米饭的感觉跟你们不一样。我比你们还小的时候就下地,插秧,割稻子,我最怕水中的蚂蟥,叮在腿上就不下来,特别可怕,拉出来,腿上一个小洞,还不停流血。割了稻子后,我和我爷爷晒谷,晒在场上的谷我们都要仔细地扫过来, 生怕掉了,我爷爷说,谷是上天恩赐给我们的,没有上天的恩赐,我们怎么活下去呢?对上天的恩赐不珍惜,迟早要受到惩罚的。所以今天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自省,祈求上天原谅这种不小心,然后把白米饭盛下来做不浪费的事情,比如喂猫、狗等小动物。


后来那个学生果真那样做了,完事时嘴角丢了一句无人能听懂的话。或许他们是真的不懂过去的人对白米饭的崇敬之情,甚至连我其实也根本不懂,我只是装做一个过来人,故意去虚构一些根本没有的人生经历,伪装的传授一些自己也没有完全理解的东西,为的只是故做高尚,显示一种为人师表身份罢了。      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饥饿,怎么会对白米饭产生敬畏之情?没有经历过劳动的艰辛,哪里能产生对劳动者最真诚的赞美?没有经历过生活中千锤百炼的痛苦,哪里知道幸福的真正含义?


直到今天,当我真正经历过人生的大小事情,经过生活无助的痛苦和坎坎坷坷,我才从插秧人中慢慢的参悟了一些道理。于是我理智地选择了沉默和低调。爷爷的那些熬一熬的简单哲学,如同插秧一样深深的刻印在我的生命中,也如那堂作文课一样,深不可测。正如我现在这样,在夜深人静的晚上,静静地坐着, 沉默着,平常不过的日子,如水一般宁静丰盈,我似乎看到那些曾经的插秧人和那片清水荡漾着稻谷飘香的田地中的几个画面,是那样真实,那样的让人刻骨铭心。我生活着的这片生命之田,重新给了我又一次思考人生和生活的足够空间。就让我手中把满青秧,再低头, 再退步吧……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