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游戏小说

代写网 46 0

  故事的开始,我们从新手村捡起那件装备:“一颗勇敢而炙热的心”,想着星爷那句“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呢?”满怀信心的出发。后来我们走着走着,看到了好多好多的风景,也经历过了从未想象过的事,我们渐渐意识到,每个人就像是一颗荔枝,无论壳有多硬,生活总能剥开你的盔甲,把里面的香甜汁肉吸干,只剩一个光秃秃的种子在里面,它好像在说:“快来养我啊,养好了让那个家伙再吃走我的果肉”。


  第一遍的时候我们蔑视,切,什么垃圾游戏,爷还没认真呢;第二遍的时候我们端正坐姿,全神贯注的开始游戏;第三遍的时候我们故作镇定,假装满不在乎,心里其实已经痛得要死。第四遍、第五遍、第六遍……生活才不管你是什么,他想草你就草你,完事后抽一支烟,得意洋洋地说,辣鸡,你还是太嫩了,回去修炼个几百年吧~


  后来你拜了师,充了钱,出门拿着把一刀暴击999的神器,一路过关斩将,直捣龙穴,进门拿着那把镀金的大刀指着生活的鼻子:“我要打死你,摁在地上爆锤的那种,你以前怎么羞辱我的,我今天就要加倍讨回来”,它也不吱声,眼神里好像还透着一股失望,不出意料,他又fuck了你一次,这次更猛更用力。

代写游戏小说.png


  你服了,五体投地,你不想再打了,你想回家找妈妈,你想吃她做的热汤面,被搂在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你从此一蹶不振,逢人问你便说:“我tm已经满级的大号了,顶级的盔甲,上好的神器,全服第一教我的技术,我都输了,你们啊趁早滚蛋吧”。你颓了一年又一年,等到十年后的初秋某天,城里传来了消息,有个年轻人把自己的boss打赢了。你惊讶,诧异,目光呆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不可能,绝对是谣传,我巅峰战力都没打过,怎么可能有人能战胜自己的boss。嘴上这么嘀咕着,心里还是忍不住偷偷跑出去看了那个年轻人一眼,体格瘦弱,装备普通,刚经历完战斗的残破不堪的衣服藕断丝连的绑在身上,眼神里全是疲乏,好像马一晃,他就快要从上面掉下来。但是嘴角却满意的笑着。让人羡慕并嫉妒的笑着。


  你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回到家,直奔着那堆废垃圾去了,你刨了半天吵醒了还在睡觉的妻子,他问你大清早的发神经乱翻要找什么,你说,那把剑。她懵了一下,问你是不是还没睡醒,你不理会他,自顾自的找着那把剑,你还记得那个年轻人和你说的话,“大叔,我原来也是和你一样练满了号的巅峰战力,那次我也还是输了,但是我不甘心,我又去了一次,这次,我成功了,他被我摁在地上艹,最后我用这把剑插进了他的心,拔出来,又插进去,拔出来,又插进去,你知道吗,他的心是金子做的,我下半生衣食无忧了”。


  你想起了那个叫生活的boss,你最后一次穿着金甲圣衣满怀自信的看着他,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惋惜和不舍,他知道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但他没有手下留情。你翻尽垃圾,终于找到了那把剑,剑还是那把剑,上面的锈用磨刀石就能除去,人却早已不是那个人了。十年的沧海桑田,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如今连提起一把剑都费劲了力气,挥动一下都好似消耗了半条命,你头发稀疏了不少,身体也单薄了许多。


  那次回来后你和现在的妻子成了婚,生儿育女,荒废了武功。你哭了,你想起十年前那个夜晚,你垂头丧气的走回了家,身上的装备被半路的劫匪一扫而空,你看到村口有好多闪闪发红光的心,杂乱的摆在地上,你漠然走了过去,视若无睹。


  这是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你想着。你动手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剜出了属于自己的那颗,丢在了草丛里,你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没有了要征服的东西,没有了拼尽全力也要达成的目标,你轻松了不少。就差一点,就差一次,悔恨和痛惜仿佛塞进了内燃机,一个冲程下来爆裂蔓延在了全身。你想再重新来一次,可是女儿这时候跑过来了,“爸爸,我想吃棉花糖”。


  你怔了一下,手里的剑掉了下来,吓了女儿一跳,她哭了,你的老婆骂你神经病,一大早发疯把自己当成英雄,还要找剑,指定是脑子有问题了,嚷嚷着要带着孩子回娘家。你安稳住她的情绪,快步向村口跑去。你找到了大概位置,挥镐把土挖开,用手把泥一块块的扒走,找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心,上面刻着王二,不是,李四,也不是。找了一下午,你找到了自己的那颗,十年前自己亲手丢掉的那个心。那颗心离了你,还是那颗心,风吹日晒也没褪色,上面还是那三个字——贺慕函;你忙用手擦拭,镜面似的反光映出了你自己,蓬头垢面,一无所成。


  你离了那颗心,什么也不是。你又苦练了十年。白天工作养家糊口,夜晚借着月光独自练剑,你不想再接受一次失败,所以下一次必须成功。那棵几百年的老树随着你挥砍的剑气倒下,意味着你比以前更强了。有了以前的功力,你准备再次出发。


  嘴里嚼着妻子给你准备的干粮,你又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山脚下。山里窄小的道路唤醒了你的回忆,你凭着记忆找到了那个山洞。Boss还在打呼噜,丝毫没有察觉你的脚步声。你轻微咳嗽两声他才睁开眼睛。他睁大了眼睛,你的到来让他吓了一跳,它从未想过自己的世敌二十年后再来找他。它的父母曾告诉它,我们身为boss,只要抗住每个人前半生的进攻,就能安稳的在这山里生活一辈子,因为每个人只会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拼那么几次,那几次进攻也是最凶猛的,如果他们最努力的那一次失败了,他们就再也站不起来了。显然它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又来挑战它了。它怒目瞪着贺慕函,突然用爪子猛地一拍,慕函灵活躲闪过去,地面被震的四分五裂。它变得迟钝了。


  慕函把气聚在他右手的剑上,奋力一砍,那怪物的爪子就和主体分离了,痛的它直叫,趁这时候他一跃到了boss的肩上,一手握着剑锋,一手握着剑柄,骑在他的脑袋上,向后一拉,boss凉了。等到慕函回到村口的时候,妻子带着儿女正在等他。慕函向他们点了点头,小男孩兴奋地跑过来。“爸爸,我也想成为像你一样的英雄,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的宝剑长大以后可以给我吗?”儿子,这剑可以给你”。“但你要记住,真正的强者,靠的是那颗心”。

标签: 代写游戏小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