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的回国路

xs 70 0

  海外疫情愈演愈烈,许多国家已经关闭了学校。许多华侨华人,特别是留学生,对海外防控政策不满,开始考虑回国定居的办法。

  根据国家移民局的统计,平均每天从海外回国的人数高达12万人。

  然而,随着疫情的升级,中国人出国的难度急剧增加。许多航空公司已经取消了他们的定期航班,很难从欧洲和美国的主要城市买到一张回家的机票。

  以国内主要机票平台之一的携程为例。从16日起,伦敦至北京的6个直飞航班同时取消,只剩下4个转机,最长耗时近40小时。

  最近,一张18万元的商务飞机海报甚至在网上流传开来,从伦敦经日内瓦抵达上海。据第一份财务报告显示,这架商务飞机在出票后两小时内以光速售罄,自伦敦以来已收到100多份订票要求。

  天价商务飞机只是个噱头。对于这股返乡热中的大多数留学生来说,票价只是他们面临诸多困难中的第一道障碍。

留学生的回国路

  面对困难的航班,很多人不得不临时折腾和组装行程单,这不仅大大增加了回国的费用,而且大部分中转手续都不支持行李托运,这意味着大多数人只能“独自”赶往目的地。

  例如,携程官方网站上显示的3月20日法兰克福至上海的航班,需要在巴黎取行李并办理登机手续,重新进入并重新办理登机手续。

  本文中的一些留学生是从不同的地方移居中国的。其中一人买了一张4万多元的高价票,另一人辗转反侧几十个小时不吃不喝,还有一些人多次回国都没有希望。

  传染病的传播和蔓延就像一根连接全人类命运的绳子,上面覆盖着个人和社会面临的各种问题。

  3月12日,尤珍一买下俄罗斯飞往北京的首架航班,意大利就正式宣布关闭。当时,她留学的博洛尼亚已经关闭了四天。

  几个小时后,她收到一条退款信息:俄罗斯航空公司停飞。

  她立即买了第二张14号航班的机票,但很快就得到消息,意大利机场将在两天后关闭,“现在就去机场吧。”一位朋友向她建议。

  她迅速反应了一会儿,赶紧收拾好电脑,抓起护照和几张口罩,放进书包里出去了。她在乘出租车去机场的路上买了第三张票,从德国法兰克福转车到北京,花了3万多元。

  3月17日从意大利米兰飞往上海的航班信息

  尤珍从去年夏天开始在意大利学习。往返北京的机票通常是2-3000元。自从她学习以来,她已经去过香港和英国很多年了。她从未买过超过1万元的机票。

  截至3月17日,意大利27980例新发冠状病毒肺炎确诊,2158例死亡。在此之前,余震住在意大利古城博洛尼亚,他的家乡南京只有大约1/50的人口,常住人口不足4万。

  尤珍居住的街道上到处是城墙和城堡。学校旁边是传染病医院。疫情爆发后,她和同学在学校附近的公交车上看到有人抬着感染者。

  生活缓慢的小镇不习惯城市封闭的生活。与世隔绝打破了人们的生活条件。

  “人天天死”,不到一个星期,余震对疫情的感受逐渐变得具体化、立体化。这些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不仅反映在数据和新闻中,而且在小城市中传播。

  他不敢随便出去。他很少戴着从房东和室友到街上行人的面具。

  3月20日,在意大利的博洛尼亚,街上几乎没有行人

  3月13日中午,玉珍终于在北京降落,随后被“严控”指定乘高铁回南京老家。她在警察和疾控中心成员的护送下,被检查站包围。在高铁上,有人看到她拿着护照,立即起身离开座位。

  当时是14日凌晨,她被送到南京的隔离酒店,还要等半个月才能见到父母。

  “同一天,我换了三次票。游珍花了40个小时才回家。中途我量了20多次体温,几乎什么都没吃。“

  这次“裸奔”回家,特别是真的几乎什么都没有,到了隔离旅馆后,她父母送来换衣服,只有几个口罩和电脑。

  1万元机票,0件行李。

  受到世界各国留学生青睐的英国也是大规模疏散场所之一。

  当地时间3月1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提出“团体豁免权”概念,引起舆论强烈抗议。

  在英国留学的中国人试图找到回国的途径,但决策的速度仍然赶不上机票飞涨的速度。

  从14日到16日,从伦敦到中国的大多数航班的经济舱平均价格在1万到3万元之间波动,商务舱价格甚至达到近5万元人民币。

  香港已成为地理上更紧密的第二选择,直飞国内售罄。

  香港特区政府宣布,自第十九年初起,将实施入境限制。来自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近30个欧洲国家的人必须接受14天的强制家庭检疫。

  然而,和许多持有中国护照的留学生一样,准备离开曼城的研究生小云也面临着另一个问题:签证。

  起初,她被各方告知:非联运机票,如果没有香港签证,很可能无法从香港转机。后来,我听说没有必要办理香港赤喇角机场手续,直接从香港转交中国大陆护照。

  但这个方案有两个要求:第一,没有行李托运。否则,他们必须办理入境手续,重新办理海关手续。二是两次出航的两家航空公司有合作关系。

  小云暂时找不到合适的二次航班。在家人的催促下,她决定赌博。她基本上没有带行李。抵达香港后,她临时买了一张回大陆的机票。任何城市,只要你能先回去。

  从曼彻斯特到香港的第二十一次航班花了她440000元。

  回家还不够。下一步,我们要先转学到上海,然后再想办法从上海回到西部省份的老家。

  还有一个多月,小云一年的研究生就毕业了。我不知道这次离开后能不能回来。小云猜我大概会在网上完成剩下的一个月的课程。至于那些我没有匆忙拿走的东西,我只能咬咬牙,把它们像一张票一样剪下来。

  在伦敦有大批留学生的余飞感到很幸运。在她返回北京的第二天,英国被列为重灾区。

  17日抵达新加坡,于飞第二天转机飞往北京。新加坡之行花了将近14个小时。旅行途中,他分发沙拉、便当和其他飞机餐。于飞饿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挑了两个。离她的座位不远,一位乘客把衬衫放在头上吃。

  在伦敦机场候机时,不用说温度是测量出来的。乍一看,这些面具几乎都集中在亚洲面孔上,机场的地勤人员和清洁工甚至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从伦敦学校到北京,共测量了6次,其中5次在中国,1次转到新加坡安检。

  3月19日,新加坡樟宜机场候机大厅空无一人

  不同航班采取的保护程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承运人。

  回家的票从3月19日改为3月10日。德国留学生苏健刚刚错过了回国的高峰期。

  从慕尼黑出发20小时后,苏坚终于在北京降落。第二天早上,他转到贵阳。机票+改签总费用6000元。现在,价格至少涨到了2万元。

  截至3月18日,德国共诊断出9000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苏坚所在的慕尼黑位于德国南部,几乎与意大利接壤。每天都有直飞意大利的航班。

  临走前,苏健每天联系的同学朋友很少主动戴口罩。在当地人眼里,病人需要戴口罩。亚洲面孔的苏健不敢戴口罩出门。

  在慕尼黑机场,能看到戴着面具的欧洲人不超过三个。但在国航的航班上,所有乘客都必须戴口罩。

  3月17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一名男子在药店外等候。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影响,药房只允许“两名顾客同时进入”。

  “中国国际航班的管制程序比较严格。登机前,乘务员必须进行两次体温测试。他们在近17小时内读取了五六个温度读数。”

  在这17个小时里,小木屋只提供一次膳食,而且只打包零食和干粮。不过,苏健周围很少有乘客摘下口罩吃饭。

  下飞机前,北京市防疫部门来检查乘客的健康状况。36名乘客被苏健带走,整个机舱的乘客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才获释。

  在最后一次航行着陆后,他被要求在应用程序上再次填写健康申报信息。根据行程数据,手机代码将自动显示绿色(表示安全,可直接取)、黄色(来自海外)或红色(来自日本、韩国、意大利、伊朗、湖北等重疫区)等不同颜色。

  3月14日,留学生齐世晓从瑞士出发,经阿布扎比抵达北京,随后乘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航班返回广东,最终于3月16日深夜抵达揭阳老家。

  在他连续两次看到的面具中,大部分是中国人,其次是中东人,最后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两个欧洲面具。

  一路上,齐世晓已经接受了10次检测,都在中国。

  16日晚,当他终于登上南航北京至广州的航班时,他开始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处在一个疫情爆发的时代和一个国家防疫的大环境中。

  就像一场梦,连续三天的转身不是一场噩梦,而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紧迫感模糊而尖锐。三天前,齐世晓仍住在苏黎世九大世界学生公寓,他的室友12日晚去参加了聚会。

  他担心生活在他周围环境中的人们,还有迹象表明瑞士将采取措施阻止他们。更多的焦虑来自于缺乏足够的食物和水。

  现在,他在家乡的特殊隔离酒店,吃着工作人员送来的午餐“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11天就能见到家人。

  隔离:最后一步?

  最后,他来到了家乡贵阳。在机场,防疫办告诉苏健,有两种隔离方法可供选择:一种是回家隔离自己,但这样一来,全家就得陪他14天。或到当地浓度隔离点进行隔离。

  苏健选择了后者。防疫部门把他送到市区隔离点时,他的父母在机场接他。开车前,他们戴上口罩,窗户都开着。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一个高速交叉口,与父母分开,被早早等候的防疫部门送到隔离点。

  大部分归国留学生可以积极配合隔离。如游臻所言,此时此刻我脑海中最飘荡的是“和平是好的”。

  3月13日,国外游客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国际六关区

  不管是什么情况,还是无助的行为,回来留下来都是一种选择。

  13日,葛天花花1.8万元买了一张从伦敦到上海的机票。17日,她收到携程的短信,通知她航班已经取消。

  她提前买了足够的食宿材料支撑半个月,并计划和另一名中国留学生住在伦敦的一间出租房里,等待疫情过去。

  最担心的是家。这段时间不再是毕业后等待回家的最后一天。这种流行病在英国将如何发展,如何在全世界传播,她还不知道。

  走在伦敦的街道上,地铁站里偶尔出现几个行人。繁忙喧闹的伦敦,此刻也像一座空城。

  3月20日,英国伦敦地铁站站台上无人。从19日起,伦敦关闭了一些地铁站

  “网上超市基本倒闭,一周后需要预约送货。你需要去超市买食物。虽然很近,但每个人都不戴面具。”选择在伦敦与世隔绝的留学生傅林说。

  从伦敦到北京的票在上个月已经卖完了。傅林今年4月才预订了从伦敦经上海到长春的班车。从现在起,她将在伦敦的airbnb呆一个月。

  随着疫情的不断升级,学生们三次回家,他们不得不面对下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如何处理他们的学业。

  3月20日晚,游珍收到意大利学校的邮件。2020年学校其余课程将停止,其余教学和考试将通过视频在线进行。

  “这不仅仅是一所学校。”她想哭而不哭。这个研究生项目是她和父母经过长时间讨论后做出的决定。不仅学费高,而且她主修的国际关系专业,可以获得很多与联合国和外交部合作实习的机会。下半年,她会去美国校园学习。现在,一切都白费了。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18日晚在新皇冠流行病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从上周五开始,除重要岗位医务人员子女和部分弱势群体子女外,英国所有学校、幼儿园和其他教育机构都将关闭。五六月份的入学考试也将取消。

  对所有人来说,今年无疑是残酷的一年。两天前,网上一则关于中国留学人员非法回国的新闻,引起了公众对留学生行程和行为的关注和警惕,但事实上,在这条并非终点的绳子上,从来没有人被动摇和犹豫过。

  太多的留学生遇到了类似的困难。开学不久,留学生涯就被学生们打破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不仅是对剩余贷款的担忧,还有那些尚未归还的昂贵房屋。欧美国家的留学签证是否会受到影响,甚至很难预测。

  毕竟,回归的第二天是遥远的,就像流行病结束一样,一眼看不到尽头。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