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文章』多少风流风雨中

代写网 53 0

  多少风流风雨中

  ——浅析魏晋风流内涵及形成原因

  摘要:所谓魏晋风流,是指汉末魏晋时期形成的一种社会风气,一种超越性的人生价值观和审美性的人格状态。本文从"魏晋风流"的内涵阐释入手,通过魏晋士人与汉士人的对比分析,从而探究魏晋风流形成的社会根源。

  作者:曾祺芬

  机构:江西科技师范大学

  关键词:魏晋风流 内涵 形成原因


1.JPG


  一、前言

  1927年鲁迅在广州夏期学术演讲会上,做了题为《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的演讲;1940年,宗白华的《论〈世说新语〉与晋人的美》问世;1944年,哲学史家冯友兰发表《论风流》,将“魏晋风度”扩大为“魏晋风流”;上世纪90年代以来,许多学者纷纷围绕魏晋时期著书立说,为丰富这一领域研究做出了贡献。综上,我们可以发现“魏晋时期”长期以来都是学术研究热点,但纵观学术界,探讨“魏晋风流”内涵的论文已有许多,却少有论文专门论述魏晋风流形成原因,故本文在解读魏晋风流内涵的基础上,进一步探讨其形成的社会根源。


  二、魏晋风流的内涵:真名士,自风流

  何谓魏晋风流?冯友兰先生把魏晋风流的内涵概括为“真名士必备之四个精神条件:曰玄心、曰洞见、曰妙赏、曰深情”。同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刘强在著述《魏晋风流十讲》中提出“魏晋风骨”“魏晋风度”“魏晋风流”三个概念,并加以阐述“风骨指人的风力、骨气;风度则指人的风神、气韵、器量、识度的高妙;风流则有广狭二义,广义包括前面的风骨和风度,狭义则可理解为不执着于某种既定价值、率性任情、具有审美性和超越性的人格状态。”本文讨论的“魏晋风流”则是广义上的魏晋风流。


  当我们谈论魏晋风流时,总会联想到建安七子、竹林七贤等诸多名士,但我们更应该注意到,魏晋风流指向的不仅仅是人,更是一种超越性的人生价值观,一种社会风气,一种诗意地生活的理想状态。在我看来,它是以许劭为代表的品鉴之风,是以阮籍为代表的不拘礼法的任诞之风,是以孔融、嵇康为代表的清议之风,是以刘伶为代表的饮酒之风,是以何晏为代表的“坐而论道”的清谈之风,是以王羲之为代表的曲水流觞的艺术之风,是以陶渊明为代表的闲居田园的隐逸之风,是最终旨向诗意地栖居的理想生活状态。


  三、魏晋风流的形成原因:多少风流风雨中

  当巍峨的长城毁了又建,当漫长的丝绸之路上的黄沙扬起又落下,华美绝伦的宫殿已化为一抔焦土,缓慢悠长的驼铃声已消失在风中;我们见到的是风雨飘摇的魏晋南北朝,一个政治最混乱、社会最苦痛的时代,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的时代,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


  为何风流不在秦汉?为何只有魏晋被冠以“风流”之称? 这两个问题需要站在社会历史的维度上分析。

  风流不在秦汉,是因为秦汉具有长期大一统的政治局势,而魏晋南北朝近四百载只有短短39年的局部统一,因而只有魏晋的风雨才能催生这份独属于魏晋的风流。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最频繁的时期,政治斗争格外激烈,曹操杀孔融、杨修;曹丕迫害曹植;嵇康遭戮、向秀失图……魏晋文人普遍面临着两大命题——“生之艰难”与“死之忧惧”。


  面对统治者的思想高压统治,魏晋文人如阮籍“礼岂为我辈设”,于礼外追求自我;刘伶“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入我裈中”,于酒中求自我;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于田园中求自我;谢灵运“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于山水中求自我……无论是蔑视名教还是酣饮大醉,无论是安居田园还是寄情山水,我们欣赏魏晋风流正是因为进人们面对“生之艰难”的选择具有超越性、具有个性,但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他们的选择,实际上也饱藏着政治带来的无可奈何。


  面对人生短暂的现实,魏晋文人无一不有“死之忧惧”。孔融《杂诗》:人生有何常,但患年岁暮;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曹植《送应氏》: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露;阮籍《咏怀》三十三: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陶渊明《归园田居》其四:“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魏晋文人们清醒地认识到生命的短暂性,他们直面惨淡的人生,或选择建功立业(如曹操),或选择向死而生(譬如孔融、嵇康),或选择隐于田园(如陶渊明),书写自我的价值观。而在政治稳定的汉代,我们所看到的文是赞美都城繁华的汉大赋,气势磅礴;我们看到的诗中已经存在与“生之艰难”和“死之忧惧”主题的诗,如《薤露》、《蒿里行》,然而汉代文人在生死命题方面发出的感叹之密集程度远不如魏晋。在魏晋长期动乱的政治态势下,魏晋文人以更具深度、更丰富的个体情感体验,更强烈的个体觉醒意识书写了极具超越性的价值观;因此,风流只能在魏晋,只能在风雨飘摇的魏晋。


  四、结语:风流去,诗意的栖居今安在

  如果说汉朝的朴拙典雅有如大地,唐朝的恢宏大气有如鎏金,那么魏晋的清雅风流则有如流水;如果说汉朝文人的生活是以诗文载道,唐朝文人的生活是终日吟诗做诗,那么魏晋的文人则是把生活过成了一首诗。当下经济发展迅速,科学技术不断发展,人们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元化,获取知识的渠道也越来越丰富。然而,当人们习惯了整天沉浸于转发手机微信公众号各种推文,沉浸于追电视上各种综艺节目,沉浸于刷各种小视频,人们的生活是否将逐渐变成物化了的生活?我们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那些饮酒坐论天下的少年会慢慢老去;那些远慕庄周的少年最终知道了一死生为虚诞,知道了齐彭殇为妄作;那些乘兴而来,兴尽而归的雅趣永远停留在那个月夜;那些曲水流觞作诗词的乐事永远停留在“永和九年岁在癸丑”的暮春……风流已去,那种追求诗意的栖居的生活方式,今安在?何处可寻?

标签: 代写浅析魏晋文学类作品 代写文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