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童到大师

代写 210 0

  近年来,活跃于世界乐坛的小提琴名家们频繁访沪。他们或与乐团合作协奏曲,或与钢琴家搭档独奏会,却罕见以室内乐演奏家身份登台者。宓多里是其中的例外,几年前她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大师班中,不仅辅导学生演奏室内乐,还与几位青年音乐家同台共奏肖松的作品。

拿着小提琴的大师.png


  4月3日,她又将领衔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五位演奏家亮相东方艺术中心,上演舒伯特和勃拉姆斯的两部室内乐经典。年少时,宓多里虽不乏与祖宾•梅塔执棒的纽约爱乐乐团同台,也曾为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演奏,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她14岁时与指挥大师伯恩斯坦在坦格伍德音乐节的那次合作。那晚,宓多里在演奏伯恩斯坦《小夜曲》至第五乐章时,手中那把小提琴的E弦突然断了,只见她迅速与乐团首席换琴,演奏并未受到多少影响。怎料,几分钟后先前的状况再度发生,她依旧临危不乱,转身又换过副首席的琴,这次在音乐上更实现了“无缝连接”。一曲奏毕,掌声雷动,人们在感叹于眼前这个女孩琴技高超的同时,更感动于她面对音乐时那份稳重真诚的态度。


  身材娇小的宓多里一旦站上舞台即显光芒四射,只因沉浸于音乐中的她表现欲极强,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不会感到压力和负担。柏林爱乐乐团音乐总监西蒙•拉特尔曾表示,当演奏协奏曲时,她对指挥寸步不让。即使在演奏帕格尼尼、恩斯特等人高难度的作品时,她仍是镇定自若,不仅技巧精湛,且赋予这些别人眼中的“炫技”曲目以抒情的色彩与隽永的意蕴。


  舞台下的宓多里则始终以她的谦逊和率真感染着每一位与她接触过的人。谈起许多同行,她总是充满赞美,认为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有她可以学习的优点。接受媒体采访时,如遇访者因考虑不周而提问欠妥,她也以和颜悦色给予耐心而礼貌的回答。行文至此,我忆起自己经历的一桩往事。几年前一个中午,我前去上海音乐厅主持当天的“音乐午茶”。在我推开休息室的门时,见到里面已坐着一位女生,便问:“请问你是哪位?”她没有作答,好似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心想:好吧,今天遇到留学生了,只能用英文又问一遍。


  这时只听耳边轻轻传来“Midori”的名字,竟叫我有些手足无措。原来那次上海之行虽忙碌又短暂,但宓多里还是应邀来到“音乐午茶”,先前休息室的偶遇也正因她见缝插针在练琴。那天下半场音乐会开始前,她先登台与现场乐迷稍作交流,之后又与大家一同聆听了上音附中年轻学子演奏的圣-桑小提琴协奏曲片段。作为主持人,我对这位小提琴家的亲和力也有了更直接的感受。


  其实宓多里一直以来都热心公益,先后成立“宓多里与朋友们”“音乐分享计划”等组织,试图透过音乐鼓舞更多人,不仅陆续为数十万名年轻人提供学习和表演机会,还去到医院、敬老院和学校,为那里的人们演出。面对公众的赞美,她仍以一贯低调的态度表示这是“为世界做点小事情。”


  较之交响曲与协奏曲,室内乐被认为是更接近作曲家内心的声音,其独特的魅力,曾吸引海菲兹、帕尔曼、祖克曼等小提琴大师的积极参与。如今宓多里步这些前辈之后尘,在忙碌于独奏与教学事业的同时,对室内乐产生愈发浓厚的兴趣。不过与独奏不同,演奏室内乐既需她收敛起强烈的个性,也需遇到实力相当的搭档,方能在彼此间实现默契的合作。对宓多里而言,这是探索更是乐趣。


  这次上海之行,与她同台的便是五位来自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优秀音乐家。被宓多里选入本场音乐会的,虽只有舒伯特和勃拉姆斯的两部作品,不过相信内行听众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含金量”。《C大调弦乐五重奏》被公认为舒伯特晚年最伟大的室内乐作品,乐声中流露出的无尽诗意让人很难不为之所动,而从瞬间迸发的热情与沉静中,我们又仿佛感受到舒伯特内心矛盾的对峙,这可谓是对他当时复杂心境最真实的写照。


  勃拉姆斯的《G大调第二弦乐六重奏》好似他用音乐写成的一封“情书”,柔美浪漫而多情。他将心上人阿嘉特的名字化作音符隐藏于第一乐章尾声,以示爱意。虽然这段恋情最终并未开花结果,听者却见证了他的那份内敛的柔情。“不管我上次演奏它是什么时候的事,每当我重新面对这部作品,总会涌现全新的感受。”想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的宓多里也将与我们分享对这两部作品更深的感悟。

    标签: 代写读后感 读后感代写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