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写征文」生活,因劳动更美丽

代写 348 0

  春日的阳光如此温暖,土地如此洁净,花儿娇艳欲滴。一口潮湿、清冽的空气,混着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好熟悉的味道。我不禁想起家乡的外婆,想起她忙碌的身影。
  
  外婆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勤劳又刚毅。外公在镇上卫生所当医生,微薄的薪水不够全家6人的开支,这个身高1.5米,体重不足40千克的农村妇女,凭着一位母亲的果敢、坚毅和无尽的慈爱与责任,为子女们撑起一片天。她独自一人在乡下老屋,养育子女,包揽农活,操持着偌大的家。待4个子女陆续成家后,正赶上“南下打工”热潮,13个孙辈陆陆续续寄养在她身边,我就是其中一个。 记忆中,她永远不停歇,即使和我们说话,手里的活从不停下。我常和姊妹们嬉戏、玩耍、打闹,偶尔在外婆身前身后跑,玩玩泥巴,看看田野,望望碧绿的菜畦。有时我也学着外婆干农活,拿过水瓢,朝着菜地一阵猛浇,吓得外婆连连夺过水瓢:“傻孩子,你这是要把菜浇死啊。”或者搬来小板凳择菜,择一半丢一半;扛起锄头,杂草没除,庄稼倒被连根拔起。每每这时,外婆总说:“好孩子,一边玩去,等你大了再帮外婆。” 我恋恋不舍地放下工具,看着她“神奇”地整理菜畦,挖好土坑,播下种子,放入粪土,浇上水源。不曾想,儿时懵懂的记忆,竟影响着我日后的生活。成家后,我在阳台上遍种绿植,粉色的小木槿、紫色的三角梅、黄色的长寿花。 邻居笑说:“真没看出来,你还会养花。呦,这个辣椒结得不错。谁教你的?” “我也是瞎折腾,没想到竟结果了。估计小时候看外婆干农活看多了吧。” 6岁的儿子学着松土、浇水,一如小时的我。

52.JPG


  
  我读六年级时的暑假,外婆带着我们一起去割稻子。 似火的骄阳,树叶“沙沙”作响,热风阵阵袭来。金黄的稻田,奏起丰收的歌,饱满的麦穗弯下腰,金灿灿的。一阵风刮过,稻浪翻腾,起伏着往天边涌起,一浪浪涌去,一浪浪接着扑过来。 外婆拿起镰刀,弯下腰握着稻杆,用力一拉,“咔嚓”一声,割下一大把稻谷,密密麻麻的稻谷那么听话,齐刷刷地倒在她身后。没一会,稻田割出了一道口子。 我学着外婆的样子钻进稻田,抓了一把稻子,挥舞着镰刀一拉,竟无动静。费了好大劲才割下一把,细看,这哪像是镰刀割的,倒像是狗啃的。无奈,只得小心翼翼地割着,一根、两根、三根……不大一会,额头上的汗珠像下雨般滚落下来,来不及擦,流到眼睛里,又痒又痛。 我站起身来看“战果”,小小的一把稻子。再看看外婆的稻堆,一摞一摞整齐地摆在田埂上。我揉揉发酸的双腿,继续埋头苦干,割了两行稻子,累得喘不上气,四肢发软,口干舌燥。站在树荫下,我看着外婆挥舞镰刀的身影,忍不住心疼,深切体会到“粒粒皆辛苦”。 外婆常说:“吃苦不怕,累也不怕,就怕懒惰。”她勤劳地耕作,才换来一大家子的丰衣足食。 农忙过去了,大家虽不说累,但其实个个疲惫不堪。我们更体会到外婆的不易,主动接下挑水的任务。外婆家没有水井,要去隔壁家挑水。我拎起桶,扛起扁担,哼着歌走向水井边。 外婆在后面喊着:“半桶水就够了,多了挑不起哦……”外婆真是小瞧我,我比她还高一个头呢,她都挑得起,我自然也挑得起。我打了满满两桶水,将扁担放在肩上,直直地站起身,谁知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我又试了几次,水桶纹丝不动。水桶太重了,只得倒掉半桶水。虽然我勉勉强强站起来,但肩膀被压得生痛,水桶摇摇摆摆,我也晃晃悠悠地向前迈去。 忽然,一股力量托住了我的担子。我一抬头,是外婆,脸一阵泛红。 外婆说:“挑担子也有技巧。”只见外婆把扁担两端的绳子向上卷了卷,对我说:“绳子短,省力些。走路时要注意扁担晃的节奏。”  那时的我不明白为什么绳子短会省力,直到初中阶段学物理时才知道这和力矩有关。 外婆自然不懂这些,却用最朴实的方式让我明白:劳动也要讲究技巧和方法。
  
  后来,为改善生活,外公辞去卫生所工作,在镇上开了家诊所,我们从乡下搬到镇上。外婆不再下地干农活,却依旧忙碌着,不是在厨房准备饭菜,便是在屋里收拾。小小的房子被外婆收拾得井井有条,人人进门都忍不住赞叹:“金师娘真能干啊。” 每隔一段时间,外婆便要回乡下老屋,一早出门,踩着落日的余晖回来。 一次,我闲来无事,嚷着和外婆回乡下老屋。顺着蜿蜒的乡间小道,我们走了近半小时才到家。精疲力尽的我,一屁股坐在家门口的石凳上。 外婆也不歇息,搬出衣物箱,将衣服一件件拿出晾晒。 “外婆,为什么要晒衣服啊?” “屋内潮气重,这些衣服要晒晒正午的太阳,要不然会上霉的。” “外婆,你歇一会再收拾吧。” “没事,我不累。” 直到那天睡前,我也未见外婆歇息。收拾完屋子后,我们又赶回镇上。她又开始忙晚饭,待我们洗澡躺下后,她还在洗衣服。外婆什么时候睡下,我不知道,只迷迷糊糊感觉到她很早便又起身干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长大后,我们远离家乡,陆续成家。有一年暑假,我带着孩子去表妹家做客。表妹家虽小,却收拾得洁净有序、温馨舒适。她择了个大晴天,将冬天的衣物一一搬出曝晒。晚上安排孩子们睡下后,我们开始收拾衣物。这一夜,我们聊了许多,都和外婆有关。远嫁的我们,早已听不到外婆的谆谆教诲,但是勤劳的因子已深深地沉淀到血液里,流淌到这个大家庭每个成员的心灵缝隙间,日渐濡染,竟成家风。 前段时间,80岁的外婆还在厨房里忙着做清明果,我嗔怪她这么大年纪不好好歇着,她笑吟吟说道:“忙点好,忙点身体好。”旁边的侄儿捏着清明果凑上前,奶声奶气地说:“姑姑,太太说,劳动最光荣。我也爱劳动,你看,我也在做清明果。” 外婆是平凡的,又是伟大的,她不曾教导我们要勤劳,却用质朴的行动,无声无息地影响着我们。长大的我们,亦渐渐明白:甜蜜的生活,因劳动更美!


标签: 代写征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