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音乐论文范文:听阿根廷的探戈音乐

代写 259 0

  今天我们来听阿根廷的探戈音乐,说到探戈,大家一定比较熟悉探戈是一种双人舞,起源于阿根廷,后来融合意大利、弗拉明戈等舞蹈,从19世纪开始盛行南美。探戈一直不被视为高贵的舞蹈,因为在那个年代人们习惯了典雅的宫廷舞蹈,探戈融合了野性和典雅,是一种颠倒众生的双人舞,我觉得简直是用生命在跳舞。如果说这里面是一种爱情的表达,一定是战斗般的爱情,同时这里面也有伤感,让我想起电影里面最经典的探戈场景——《一步之遥》。电影里面男女操着强悍的舞步,推来推去,或者说逆来顺受,也等不到拥抱的那一分钟,所以说这一步之遥其实是千山万水。因此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说:探戈是孤独者的三分钟爱情。

  一般的探戈音乐,也就是探戈的伴奏曲,采用四二拍,有一种蹦擦擦擦的标志性断音节奏。我常常疑惑这个音形始终跟随是否会局限了音乐的发展,但优秀的探戈作曲家却能够化局限为激情,我们今天要来介绍一位把单纯探戈舞曲伴奏发展成艺术作品的重要人物,他就是阿根廷的探戈教父皮亚佐拉。

  皮亚佐拉从小喜欢探戈音乐,他拉一手出色的班多钮手风琴,常常加入探戈乐队担任伴奏,并且录制电影配乐。当他决定担任一名作曲家时,远赴法国求学,当时他是跟随著名的女作曲教师布朗乐学习。他不但想写探戈乐曲,他也想写古典音乐,但按照很长一段时间欧洲正常的作曲法训练之后,他始终处于一个尴尬的游离状态。后来布朗乐帮他找回了自己,她看到皮亚佐拉写的探戈小曲之后,激励他沿着探戈的路子寻找自己的方向,因为他毕竟是阿根廷人嘛,天性里有一种自由和热烈。他在布朗乐那里学到的欧洲作曲法后来也反映在他自己的探戈作品中,他把探戈这种舞乐一体的都市娱乐形式提高到极高品味、追求技巧的、雅俗共赏的艺术音乐,而且更为深刻的是,评论认为他解释了在熙来人往的闹市中人的孤独和迷惘。当然皮亚佐拉在阿根廷推动新探戈运动的时候,遇到了非常大的阻碍,因为有些保守人士认为皮亚佐拉破坏了他们阿根廷的传统。具有讽刺性的是,这种革新在欧洲和北美洲却大受欢迎,后来国外的评论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在社会自由派的支持下,阿根廷人逐渐接受了皮亚佐拉。

  皮亚佐拉写了很多的探戈舞曲,比如和马友友合作的《自由探戈》、还有探戈小品《遗忘》、《四季》等等。当然我觉得对于这样一位探戈艺术家来说,这样一位小作品并不能代表他,建议大家听一下他的大型探戈作品,比如作于1979年的《班多钮协奏曲》。当然这样的大型协奏曲是没法跳舞的,班多钮在探戈音乐当中一直是一种伴奏乐器,它其实是一种手风琴,装了很多按钮键。我们小时候拉的手风琴右边是一大排竖着的键盘,而班多钮手风琴是用圆圆的、形状稚拙的纽扣代替右边那一排键盘。它的琴箱也比国内的要小一号,而且更宽扁一些,因此演奏法是不同的。我觉得相比之下,这种班多钮演奏旋律应该会更困难一些。班多钮的声音非常美妙,它的琴箱在呼吸里面有一种突兀的强弱转折,还有一个瞬间的停顿感,这些都让我想起探戈音乐中那种峰回路转的缱绻柔情。它们本身就带有一种激情。班多钮的声音最迷人的地方是掩饰着伤痕的炽烈和一种明亮蓬勃的忧伤,它有一种深广而抑制的表现力。这在其他乐器里面几乎找不到,热烈而粗糙的班多钮音乐一响起,摩擦着炎热的空气,在颤音中极速传播,让我们想到阳光充足的南美洲。阿根廷人的流浪和游牧生活其实是非常辛苦的,但他们从未停止过热爱浓烈的、鲜艳的色彩和热情奔放的音乐。

  为班多钮写作协奏曲是皮亚佐拉的首创,皮亚佐拉从小学习班多钮,对这种乐器的技巧和音色了如指掌,他经常亲自担任班多钮独奏。留着小胡子的皮亚佐拉背着班多钮的时候总是低眉颔首,神情严肃。他从来没有把班多钮当做娱乐乐器,在他的作品当中,班多钮的演奏和音色的潜能被前所未有的极力开发,充分地为我们展示了这种民间的、流浪乐器的丰盛,它的野性、激情以及妩媚,它有很妩媚的一面,比如说,像颤音、滑音,特别是运用音箱的气流变化可以奏出班多钮的千面音色。而且它里面有一个寂静而微妙的重复音点,总是让我联想到夜色中微微颤动的蝴蝶的翅膀。因为受到欧洲近现代协奏曲创作的影响,这首协奏曲在外形上模仿巴洛克时代的大协奏曲,采用钢琴、竖琴和打击乐器组成协奏乐队,这样的协奏组合又明显类似于探戈的乐队的即兴、零散的编制。所以对于阿根廷音乐史,它应该是一支西方作曲技术和民族意识进行深层次交融的代表作,对于阿根廷严肃音乐的发展具有示范和指引的作用,而其中真正能代表阿根廷的应该是作品独有的独特性格。

  皮亚佐拉在少年的时候曾经跟着家人移居纽约,后来又去了欧洲,再后来又回到美国。就像所有流浪的人一样,家对他来说不再是一个归宿,而是一个常常会回头眺望的地点。阿根廷对于皮亚佐拉来说是一个更加迂回、而且充满感激的地点,其实故乡一直是一根血脉与他相连。很多年之后,当他可以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和探戈音乐难舍难分了。

  皮亚佐拉的探戈舞曲几乎都无法起舞,探戈的韵律在音符的暗处浮动,隐隐的一掠而过。我觉得这些音符当中总是有相同的惆怅,或许皮亚佐拉是沿着探戈的音符了解了他的故乡阿根廷——在阿根廷,繁华如过眼云烟,所幸的是,人们还有生活的激情和朴素的愿望,还充满勇气。

  我最喜欢的皮亚佐拉的作品叫做《遗忘》,是一首抒情乐曲,在气息宽广的弦乐声里面,班多钮伴随着唱起一首沧桑的歌,仿佛迎面吹来了异域的海风。这首乐器有各种改编版本,我特别喜欢小提琴克莱默演奏的版本,他把声音收着,琴音如心弦颤动,他的声音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动人心弦。后来我看到一位法国思想家让.波德里亚对探戈的深度解释,他写到:在这里,布宜诺斯艾利斯盛行着法国思想最后的探戈,苟延残喘的法国思想还在这里手舞足蹈、充满色情、野性十足,这是其他国度的怀旧探戈,它让出口的末日处处开花结果,带着鲜活的、征服世界的能量在他乡蜕变、新生,它是符号的新殖民帝国。

标签: 大学音乐鉴赏论文 音乐论文范文 大学音乐论文范文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