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价格看法

代写4 256 0

     很多年前,春季的时候,T城飘满了柳絮,文老师的乐器厂来了两位大客户,他们要预定葫芦丝,建议当面详谈细节。


微信图片_20200621085426.jpg

一、退货

     董老师给文厂长打来电话,说学校要退葫芦丝。这让文厂长很是纳闷,董老师也深表歉意,但据说这事儿闹得挺大。 

      时光倒转,这事儿还得从两年前谈起,当时素质教育盛行,为响应上级号召,各学校均开展了特色十足的新版块,有的是剪纸,有的是足球,有的是计算机...

      曙光小学因地制宜,展开了葫芦丝的音乐教育。老师们选这个项目经过了深思熟虑:其他学校吹笛子的特别多,都是几十块钱,塑料的那种,形制是仿英式竖笛,而葫芦丝为民族乐器,教授葫芦丝更能让学生们了解中华民族的         传统文化,喜爱民乐,继而生出文化自信,这是不同于竖笛的;其次,葫芦丝好上手,简单易学,认真学习的人,一两天就能吹出简单的乐句,成就感的形成较快;另外,从便捷性的角度来讲,葫芦丝既便于携带,又无需像弦         乐器那样,每次演奏前都要调音。

      考量了社会上各种产品,无论从音色、质量、价格,还是售后服务来讲,文老师的乐器厂都是首选。

      在两年的光景内,曙光小学也因葫芦丝获奖无数,有个人奖、集体奖,墙上贴了很多平时活动与获奖证书的照片。每每经过长廊,师生们都能感受到那因共同努力而获得成就的幸福感。

      但是,今天不行了。

      葫芦丝的推广,似乎受到了某种诅咒,班级里开始是一、两个人要退葫芦丝,继而是五个、六个,然后越来越多,具体的原因并不清楚,但越积越多的名额,总是呈现出一种事态不可控的样子。

     “好的,董老师,没问题,我们可以退货,您也别为难,都拿回来吧。”文厂长如是说。

       按理说,上嘴的东西是包修不退的,但这次文厂长破例了,他不想让董老师尴尬,也认为作为一个男人,在危机来临前,应该挺身而出,承担起责任,虽然退货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但本能告诉他,这绝不关乎质量问题。

二、面包车

     校门口不知从哪一天,开来了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后门掀开,是成堆的葫芦丝,价格很便宜,售价是文厂长葫芦丝的四、五成。

      中国人喜欢围观,只要两个人站在路上不动,呆呆着望着天空,就会有一群又一群的人跟着围过来,大家也不知道要围什么,总之围着就好。

      呆望天空尚且如此,更何况那卖具体货品的呢。

      “多少钱?”有家长随口问了一句。

      老板低声回答了一句,声音低到在车水马龙的路旁,根本无法听清。

      后面,紧接着是另一个围观者的喊声:“我艹!比他妈学校的便宜呀!好便宜呀!多买能优惠吗?!”——这似乎是个托儿,因为语气夸张得压根就不像一个要买东西的人。

      “便宜”——多么令大多数人激动、亢奋、热血翻滚的字眼儿。

      “妈妈,这个葫芦丝开胶了,吹着会漏气呀!”童声在人群中划过,童言无忌,童言也总能直指人心。

      “没事儿,没事儿,坏了,咱再买一个,反正便宜!”孩子的亲妈瞬间化解了危机,孩子的言论总是微不足道的,尤其在坚定的家长面前,她说的任何话语,只体现一种素质——幼稚,也或许她的母亲本身就无暇关注品质的问        题,只在意价格。

      反正,有第一个人买,就有第二个人,依次是第三个、第四个......

三、吃亏上当

     随着面包车的来临,乐器厂的退货越来越多,但毕竟总数在那里放着,大不了全退,文厂长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几个月过去后,一查货单,还是有一部分没退回来,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上天的眷顾?

      还是有人钱多犯懒,不想折腾了?

      文章开始写到的那两位葫芦丝购买的大客户再也没有来过乐器厂,有一天董老师约文厂长,说有个比较尴尬的事儿,还是最好当面谈一下。

      文厂长不明就里,但也应了下来:“要谈,就来厂里说吧”。

      结果,董老师这次是为购买葫芦丝而来,当然数量不是很大。问其原因,董老师长叹一句:哎!小孩儿没娘,说起来话长呀......

      原来,有两位学生家长假扮艺术培训学校的老师,来乐器厂打探了文厂长葫芦丝的价格,然后回去后散布谣言说,学校在买乐器这件事上吃了回扣,还拿出了几张偷拍乐器厂样品的照片。这是其他家长后来反映给老师的情况。

      至于学校门口的面包车,不知是谁搞来的,但在谣言与面包车,双重攻势下,大家纷纷选择退货,购买便宜的葫芦丝,不过世上总有一条永恒的定律——“便宜就是当”。

      街边买来的葫芦丝,吹来吹去,有的几天就不响了,老师教课时,让合奏,也发现音律不齐,很多葫芦丝都不在调上。渐渐的,课就没办法正常进行了,当然孩子们都不是傻子,不响的东西,整天背着干啥,干脆就不带了,上         课没有乐器,那就只能干瞪眼儿听别人吹曲儿。家长们纷纷意识到,街边的葫芦丝质量不过关。

      当然,学校也有没退货的学生,葫芦丝照样吹着,没什么毛病。因为家长会上,就有家长说过:“一分钱,一分货。两样东西放在一起一比,我不懂乐器,就看做工与用料,都能看出好坏,图便宜的,肯定要吃亏。”

      这不就有了,又来订货的事情。

      因为,好像有一些人认识到吃亏了,上当了。

四、放学后

     葫芦丝毕竟不是必修课,它不像语文、数学,上课除了要认真听,还有各种各样的测验与考试。有些孩子,葫芦丝坏了,也就再没买过新的,时间也就那么晃过去了。

      曙光小学,放学时,夕阳是很美的。

      阳光洒在孩子身上,映衬着可爱的面庞,有的人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已经能吹《月光下的凤尾竹》了,有的人到现在,双手还是空空如也......

      没人去追究那辆卖葫芦丝的面包车到底是谁开来的,因为那辆面包车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些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健忘,之所以健忘,有时也是对过往的本能回避。

五、问与答

     中央电视台,播放着候彦秋老师演奏的《田歌》。

      我问文老师:“咦?这把葫芦丝怎么看着好眼熟?”

      “嗯,我厂里做的。”文老师不经意地答道,继续忙着给他的花浇水。

      “啥时做的?”

      文老师,停止了浇花,想了好久,“大概是09年了吧...”

      2009年...

      2019年...

      10年,一把葫芦丝,于是我算了一笔账:

      一支地摊货,80元一把,三个月就坏了,10年下来,得花:80元*4个季度*10年=3200元,好便宜。

      时光荏苒,物价飞涨,葫芦丝乐器的售价虽然也涨了不少,但总是赶不上猪肉的。某天我问文老师:“以前你卖葫芦丝是多少钱来着?”

      他随口回道:“我都卖几十年乐器了,你说的是哪一年呀?”   

      “就是曙光小学退货那一年。”

      “哎呀,好像是200多元吧,但我给他们的是批发价。”   

      200多元人民币,买把能用十年的乐器,好贵,好贵。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