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价格

代写4 273 0

价格是个复杂无比的概念,不比“价值”简单多少。

我们只有对日常习以为常的概念深入思考,才能摸住真理的尾迹。

 微信图片_20200621102205.jpg

价格什么也不是 —– yevon_ou

 一)道非道

今天晚上聚会,和Wonderful说起了“价格”的事,起了争执。才有了兴趣写下这篇文章。

价格是什么呢;许多人会认为,我到超市里,花2元买一个苹果,苹果的价格就是“2元”。

不是这样的。

假设让我姥姥去买苹果,她肯定会跳起脚来。什么,超市里的苹果要卖2元一个,简直是抢劫!俺们农村乡间地里的苹果,0.5元一个都没人要。走,宁可不吃也不能便宜这帮奸商。

换个说法,假设我老婆晚上23:59,突然心血来潮,想吃苹果。然后打发我去买。这时候能卖苹果的地方就不多了,菜市摊贩是肯定关门了。24小时便利店估计也没有苹果卖。要到全佳或者7/11等一些比较高档的外资便利店还要碰运气可能才会有。这时候的苹果价格,就会卖3元一个。

再换个说法。假设我是卖苹果的。我刚卖了一个苹果,收到了2元钱。现在我的货栈里,还有10000个苹果。是不是可以说我的资产,就是人民币20000元呢。肯定不是的。因为一万个苹果,我们通常要卖很久。可能卖上一周,甚至卖一个月。在这个期间,苹果会腐烂,会脱水。最终能卖掉的可能只有8000个。而且我的人工本身也是要算钱的。最终拿到手的,可能只有5000元。 

以上这几个例子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价格不是一个孤立现象。按小学语文的说法,和“时间、地点、人物、状况、数量”都有关。

任何一个环境变量动了,价格都会不一样。 

二)价格的三维模型

2006年,工商银行上市。在这之前,工行一共进行了二轮配售。众多的国际战略投资者获得了20%的股份。他们入股的价格,大约在每股1元左右。

而之后工行IPO上市,上市的价格呢,大约是每股3元。 

为了这件事,舆论哗然。随着之后,各国际投资者相继在报表中确认了这笔利润,并逐渐抛售。对“国有资产流失”的批评,也不绝于耳。大多数的中小股民质问,为什么你要1元钱卖给洋人,而3元钱卖给中国老百姓。

对于这样的指责,国资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但发言人一通“领导已充分考虑云云”完全不切到点子上。对于这样的质问,其实一句话就可以回答了:“买1股,和买100亿股,本来价格就不一样”。

价格是三维的,不是2D的。

如前文说述,价格是和“时间、地点、人物、状况,数量”都有关系的。任何一个因素变了,价格也会变。今天工商银行成交了1000股,不代表明天工商银行仍然也卖3元。

在股票交易中,影响股价最严重的因素,可能是“数量”。

当四大银行上市时,金融高官跳出来说,“去美国上市,是为了一个有深度、有弹性、开放的金融市场”。当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了这句话;或者说,很少有人懂得这句话。

“深度”是什么意思呢。当我抛售100股股票时,成交的价格是3元。所以很多小散户认为,自己手里的股票,按即时股价加加乘乘,就是盈亏市值了。

而稍微有一点体会的中户,譬如说安家论坛不乏有抛售50万股以上的人众;就会知道,价格,不是一个固定数字。譬如我要抛售50万股,我肯定要分几次成交。屏幕上肯定要闪烁几次。最终的成交价也可能是3.51~3.53元。各个价位都有。而不可能是一个价。

再大一点的大户呢。“价格”对他们就毫无意义了。譬如说K先生姓吕,叫吕梁。手里握有90%的中科创业(000048)股票。吕梁曾经把股价拉高到84元,当时的身价折合总计4亿多。中科系的持仓已到了何等地步,事实上他可以把股价拉到任何一个价位。

吕梁的下场呢,熟悉证券史的人都知道。当时吕梁用于炒中科创的资金,不少都是拆借来的。当股东需要抽回款项时,股价就雪崩。最后售现的还不到1/5。吕梁因此蹲了大狱。

 对于大户来说,“价格”其实是毫无意义的。“深度”才是最重要的值。具体的定义,就是当我抛售时,价格下跌的速度。如果承接盘巨大,价格下跌小幅,我们可以说这个“深度”是很大的。

如果84元的股价,纯粹是自拉自唱,我一旦抛售,完全都没有人接盘,74元,64元,54元都没有接盘。一抛就雪崩,那这就是老庄股。“深度”就很浅。

 价格是三维的,不是2D的。

我们打开电脑,免费的可以观察到每天的K线图。其实这张图是骗你的,毫无意义的。因为他是三维世界的二维投影。免费的都没有好东西。

真正的K线图呢,应该象一座山峦一样。除了价格还有高度。象一座立体盆景。他除了告诉你10:25中国石油成交了3000股,还得告诉你,如果这时候我抛售100000股的话,最低把股价打到什么价位。也即是反映“深度”信息。

可惜的是,这样的K线图,从来没有出现在散户手里。

工商银行在中国上市,卖3元一股。配售给国际投资者,卖1元一股。其实道理是很简单的。因为卖1股,和卖100亿股,本身就是二回事。甚至可以说,是二个完全不同的产品。

各大重量级的蓝筹股,在内地A股市场,都只有10%的流通股甚至都不到。其原因,因为水浅池子小。容不下航空母舰。仅仅几千亿的IPO,就足够股指下跌了。

金融办的高官说,“要培养金融市场的深度与广度”。因为美国NYSE,是一个远远比中国大得多的股票市场。在这里才能发得出几百亿的大盘股,才有大财阀消化。购买1股和购买100亿股,本身就是完全不同的二件事。操作手法,路演规则,战略协议,差别一天一地。

价格,只要在“时间、地点、人物,状况、数量”中任一项发生变化,价格都会不同。

三)一元价值论 

如果我去当教育部长,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做的,那就是修改教材。错得最严重的一句话是:“价值是由物资凝聚的无差别人类劳动所决定的”。

这句话是什么呢,是一元价值论。

一元价值论是什么东西呢。譬如我拿一个苹果,那苹果中一定凝聚“无差别的人类劳动”。也就是农民伯伯的劳动。这个劳动是多少呢,很难精确衡量。但我们知道苹果卖2元,所以可以估算苹果的价值是1.9~2.1元附近,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嘛。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苹果一价”:苹果有一个准确的,精确无疑的价值。

一元价值论的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是中国人都变成了笨蛋。潜移默化的结果,就是中国人顺便接受了“一元价格论”。如果苹果是卖2元的,那么苹果的价格就是2元。苹果就该永远卖2元;苹果就会“价值向价格的回归”卖2元。 于是呢,把苹果卖到3元,4元的就是奸商。把苹果从本地运到外地去卖的,就是毫无价值的劳动。把苹果捂在店里面,等旺季再销售的,就是“囤积居奇”。

受了“一元价值论”毒害的人,房价就永远不该上涨。如果房价今天卖3000元,房价就该永远卖3000元。如果房价涨上去了,那一定是泡沫和炒作。如果房价继续涨,那他一定会跌下来的。最后一元价值论的人会绝对虔信地说一句:“世上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

“一元价值论”在中国社会上的危害,是巨大的。因为给孩子的教科书,给人民从小的教育就是“价值是一元的”。虽然我们无法精确估计,但总有一个恒定的“无差别劳动”。因此中国文革不承认商人的重要性,发改委不承认市场经济的重要性,宏观调控不承认房价必将上涨,上层建筑信奉重农主义而不是重商主义。

当“一元价值论”从经济领域逐渐蔓延到政治领域时,血腥味就更为浓郁。“一元”意味着我对你错,我对了你就错了,别无第二选项。这在政治上很容易产生纷争,通常演变成你死我活的血腥杀戮。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最正确的,那么别人必然是错的,必然是“奸臣,汉奸,卖国贼”。必然除之而后快,政治斗争,遂缠缠绵绵,永无止境。

 正确的说法是什么呢!假如我做教育部长,第一件事情要改的,就是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大毒草改过来。改成“价值是多元的”。

你喜欢吃青菜,我喜欢吃萝卜。青菜萝卜各有所爱,青菜好吃还是萝卜好吃呢?很多事并没有一个定论,价值是多元的。

 一个苹果,我在超市里买2元。穿过二条街到菜市场,可能只卖0.5元。但我在超市里,掏出0.5元想买苹果,人家不卖给我。

我是不是可以掏出棍棒一拳打上去呢。不可以,那就是红卫兵小将了。你不可以强制认定苹果的价值就是0.5元。价值是多元的,人家喊价2元,是人家的自由。你可以不吃。 

在真正的西方经济学中,根本不存在“价值”这个概念。价值是强盗逻辑。 

四)价格是什么。 

上面说的道理,都很浅显。读阅起来也容易,但让我现在问你一句:“价格是什么”。

估计很多人反而会瞠目结舌,脑子转不过来。 

价格是什么。用最学术的话来讲,价格是:“多维空间在低维空间的投影”。

什么意思?正如前文我所说的,价格和“时间、地点、人物、状况、数量…………”都有关系。几十个环境变量,天下雨不下雨,价格都会不同。

如果我今天买了一个苹果,其实我只能说:“2012年1月27日,晚上22:54,在上海松江,俺,向小贩李大妈,买了一个中等个子的半青苹果,未刷卡付了2.00元”。

你看,这就是在特定的“时间地点人物事情”情况下,f(x,y,z,w)=2。

如果你要问,今天晚上我想在松江买一个青苹果,得花多少钱。那就是有一个变量“李大妈”不确定了,那我只能告诉你1.5~2.5元。

如果你再问,今天晚上我想在买一个青苹果,得花多少钱。那就是有二个变量“地点,李大妈”不确定了。我只能告诉你0.5~5元。

如果你再问,20年后我想买一个青苹果,得花多少钱。那就是有三个变量“时间,地点,李大妈”不确定了。我想,上限可能要0.5~1000元了。谁知道中国会不会滥印金圆券。

但任何情况下,价格不会“恒等于”2元。 

如果你掏出2元钱,非要买一个苹果,我一脚把你踹出去。 

五)价格在房地产上的应用

说回今天晚上和Wonderful的争执。今天晚上的争执,起源于Wonderful说房价跌了。

稳得福:“房价跌了”。

我:“没跌,哪里跌了”。

稳得福:“一手房跌了,原先卖50000,现在卖42000”。

我:“没跌,哪里跌了”。

稳得福:“二手房也跌了。我在2011年8月卖掉的那套房子,当时卖了230万,现在承接者,最多只肯付210万”。

我:“没跌,这也不能说明跌”。

稳得福:“二手房的确跌了。我住的xx湾,本来卖82万,现在只卖76万,而且楼下的确有一户76万卖掉了”。

我:“这还是没跌”。 

这里面的逻辑,弯弯绕绕,的确很难解释。

为什么,因为价格是多元的。是f(x,y,z,w,s,t,m,n)。

我们其实关心的,是“我们真实要卖的那一天,价格会不会下跌”。

这句话是什么概念呢。我们真实想卖房子的,绝对不会是2012年,暂且估计是2020年,也有可能是2030年。

对于我们来说,你可以说今天买家只愿意出210万了,跌去了20万。但其实今天买家愿意出什么价钱,根本不重要。我们压根就没想卖。你压价砍价,那就拖着好了,反正时间站在卖方这一边。

对于我们来说,你也可以说“楼下的邻居”卖掉了,挂牌价而且实际成交价只有76万。但其实这件事对于我们也没什么打击。邻居愿意便宜卖,那是他愚蠢。我们从来都不能阻止一个愚蠢的人。邻居是猪,我们不用学猪。 

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涨跌”的真正评价是什么呢。其实是2020年的房价。或之后的任一年的房价。

今天的所有涨涨跌跌,对我们来说都是浮云。因为我们并不需要钱,资金链也没有任何大型危机。当我们真正需要消费时,也只需要卖掉一套或者半套房子就足够了。所以我们对于“今天”房子能套现多少现金回来,其实真的不是很上关心。

价格是多元的。今天的价格不决定明天的价格,甚至没有任何联系。

今天房子卖得多,卖得贱,对明天不一定是坏事。

这其实意味着整条供应链之中:去库存化。不仅KFS的库存被消化掉,民间一些低价抛售的浮筹也被消化掉。很多房东其实很短视的,涨了300%,大把人愿意抛。

对于我们来说,其实真正关心的是“新增供应量”。2012年的限购,限贷,保障房,严打炒房交易,其实都会缩减未来的供应量。等把上下游的库存吃完,又是一轮大爆发。

这二年的冬天,对于2012年一定需要抛售的人来说,是件痛苦的坏事。对于2020年才考虑抛售的人,正好把供应都给冻死了。 

为什么同样一件事,对2012和2020的影响完全不同呢。因为“价格是多元的,因时间地点人物事情而不同,从来不存在一元价格论”。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展开
客服微信:jie5527c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